no ostrich here
最真实最痛快的告白

[200物语]我在手机里养了一只狗

我在手机里养了一只狗


假期回家,中学同学的聚餐局上,当年暗恋过的文学少女见到我臂上的纹身,大声打趣着问我有没有读过乙一的小说,有个故事讲的是,主人公在左臂上纹了一只小狗,后来神了奇了,那手臂上的狗居然会动,就这样在主人公的肌肤上生活了起来。


难以察觉的短暂沉默是席上众人的不寒而栗,好在我立即带队尬笑数秒,话题得势跳回之前大家聊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的学生时代糗事绯闻和毕业以来发展前景上去。


我瞥见文学少女在一脸半懵半懂中不好意思地沉默数秒,随后手忙脚乱地重新参与聊天,这一刻突然心生熟悉,感慨万千。想到上学时那会儿,我注意到班上这姑娘就是...

[米英]七月麦浪与八月与你与莫比乌斯

露骨词汇,毒品名称

一个不是很米英,却也只可以是米英的故事

*再次感谢风老师 没有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 老师辛苦了!本子完售恭喜!

声明看第一句

方士谦外传-中



你从月下小径来

1.
 
长路漫漫回头顾盼,方士谦人生有两个不可忽视的转折点,一个是遇到了林杰——开始打职业。另一个是遇到了王杰希——开始拿冠军。

2.
 
好了。谈到王杰希,两人缘分就这五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零零散散琐事一堆,细数开来只有三件事不得不提。
 
3.
 
总结一下便是,最不为人知也是最广为人知的队内矛盾。喜闻乐见父子局。还有最后的最后,那一点点稀里糊涂闹腾出来的走火擦枪。
 
4.
 
先一一道来。
 
王杰希出道之...

[劫慎]于崖断生之花

*本意是想开车 开偏了

*两个走上不同道路的天才,有一些东西也永不得见天日了。

点我

方士谦外传-上

bug如山 私设如烟 自我满足式情怀和妄想 


如果有任何不适请立即 停止阅读


方士谦外传——那些年我与微草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上]


是故事不是歌


1.


提到微草战队便不得不叫人联想到的三个神仙号:王不留行,独活,冬虫夏草。奶坦输出,多么生命大和谐羡煞旁人的阵容,放眼全联盟,也仅此一家,别无...

[方王方]加斯特闹

双直(其实并不)设定 七赛季的故事

加斯特闹

1
方士谦这辈子喜欢过很多个女人,从有了知识有了文化脑子开了窍开始算起。时间从两个星期到两年不等,随着年龄增长,往往能持续得更久更长。
还喜欢过一个男人。
而这一场恋爱的酸雨只持续了短短两小时。轰轰烈烈,从天而降,满心都砸出坑坑洞洞,焦灼得近乎无所适从,然后来去皆匆匆。
当时,伴随着这股措手不及的酸爽的还有,他汗津津的手心,粗重的喘息,和用力蹬得发麻快要抽筋的小腿肚。
当方士谦皱起眉抬起眼瞥向夕阳,快要沉入大楼与大楼肩膀中间的那一抹近深红的黄,突然期盼着它不要消失,这一程也永不要终点好了。他才...

在凌晨看完如果宅就注定了要在被窝里捧着手机来一场洋洋洒洒

整个阅读的过程 就像很多人所总结的那样 闲来没事看个两小段 然后不知不觉这一秒哭 下一秒笑 再下一秒接着哭

看到最后几行的他们站在主城门口 在众人的注视下 老大又问了一次 “准备好了吗”

而我 书外的那个我 抹干擦净自己花掉的眼眶 想告诉他 “我没有准备好”

是的 我还没有准备好 

没有准备好完全挥手告别 转身独自背负盔甲 踏上只属于自己的征途

啊不对 忘了...

[方王]记一次出柜



一觉醒来被这个梦幻格式吓晕了 重发!
真·片段儿,没头没尾注意
是前阵子写过的靠肩梗的另一种打nao开nei方wang式xiang

那个小脑袋昏沉沉点了两下,终究还是挨了过来,没了动静。
肩上抵着个硬邦邦的颅骨其实很硌得慌,他却觉得所吸入的每一粒空气都在变得柔软起来。
啪。偏偏这时候桌上一U盘掉了,方士谦条件反射躬身去捡,身子颠的那一下把王杰希给带醒了。
王杰希摆正坐姿,眨了两下眼睛醒醒神,解释道,“有点困了——”
“有什么的?”
方士谦直接一句堵回去他接下来也就走走过场的歉语,挺了挺一边的肩膀,意思是你赶紧的。
“……休息一小会儿。”王杰希没和他多贫,乖乖靠了过去。方士谦本来就高出他那么...

有五次方士谦想苏一把王杰希,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5

如果你要问,微草两任队长有啥区别。
区别大了去了。往粗浅了说,高低胖瘦,眼仁儿大小,往深刻了说,性情脾气,脑洞半径;往理想了说,一个着眼现在,一个面向未来,再往实际了说,一个是冠军队队长,一个不是。
但还是有那么些共同点的。
比如都爱微草,这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队伍。
比如明明都是玩了命在爱,自己却浑然不觉。
比如不管拿没拿冠军,他们为了冠军两字都甘愿付出很多,很多。
比如都见过队里最原初的大神——方士谦不为人知的黑历史。
哪怕最后这一条是当事人自称。

一觉醒来,方士谦在后悔。
同赛场上的沉着冷静不同,私下里的方士谦是如何个耿直boy,打过交道的人都深有体会。...

有五次方士谦想苏一把王杰希,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4

别看平时不是那么稳重,但方士谦着实是个如假包换的三好青年。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职业联盟的第四个年头也已落入尾声,微草憾负半决赛,奖项上颗粒无收。
有最佳新人又怎样,打爆新秀墙又怎样,这个世界的规则,冠军就是规则,而他们今年一无所获。在一些人眼里他们灰头土脸,更有甚者大张其词,打法不改,微草必败。
人们关心黑马冲出千军万敌,更关心黑马摔得前翻后仰。
即使是方士谦也感受到了,这一次失利带给那位年方十几岁的小队长的打击和挫败——卡,这俩词儿不适合那人,换成影响——还是不小的。
他敢打赌每个人自与荣耀失之交臂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深刻的总结与反思。但王杰希从选手...

1 2 3 4 5
© 之刻 | Powered by LOFTER